网站首页|新闻资讯|20世纪中国美术史中的装饰绘画体系
20世纪中国美术史中的装饰绘画体系
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艺术文脉和绘学传统
by: 时代美术
摘要: 中国现代美术教育格局中一直有两个大学派,或准确的讲有两个影响了中国现代美术进程的绘画体系:一个是以徐悲鸿学派为主体、涵括了延安美术学派和苏俄美术方法的中央美术学院的艺术体系;一个是以张光宇、庞薰琹、张仃为中心的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装饰绘画体系。

      从大的层面上讲,中国现代美术教育格局中一直有两个大学派,或准确的讲有两

个影响了中国现代美术进程的绘画体系:一个是以徐悲鸿学派为主体、涵括了延安美

术学派和苏俄美术方法的中央美术学院的艺术体系;一个是以张光宇、庞薰琹、张仃

为中心的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装饰绘画体系。但长期以来我们在回望20世纪中国美术

演进中的艺术学派或体系时,人们的注意力大多会聚焦在以中央美术学院为中心的徐

悲鸿体系,相对会忽略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为中心的这一支绘画体系。

       的确,以徐悲鸿学派为主体的中央美术学院的艺术体系,历经民国时期的中大艺

术系和国立北平艺专的学群积累,在1949年后融入了延安学派和苏俄系统,占据中央

美术学院的地缘优势,与新中国的主流意识形态机缘契合,集天时、地利、人和于一

体,在近30年的时间里成为影响中国美术最大的一个艺术学派,在这期间的诸多美术

院系的绘画骨干、师资和各省市的重要的美术创作人员,基本派生于这个体系。

      但如果把眼光拉回到1949年以前的民国时期,以徐悲鸿为中心的艺术学群和以

风眠为中心的国立杭州艺专学群,其实力、影响力是不差上下、各俱优势的。只是

1949年后随着政治、文化中心的北移和意识形态的改变,以林风眠为中心的国立杭州

艺专学群,其地位和影响力逐渐让位于以中央美术学院为中心的徐悲鸿体系。当时徐

悲鸿的价值观定于一尊,他在央美办名家时训班,国立杭州艺专的倪贻德、胡善馀、

关良、庄子曼、清华的李宗津都参加培训。林风眠、庞薫琹还在自己的学校里检讨过

去搞新派绘画的错误,这些过往,现在听来是那样的天方夜谈、啼笑皆非,但却是那

时候的严酷事实。这种局面延至1980年代才渐次改变,尤其浙江美术学院更名中国美

术学院,着力梳理、恢复、彰显林风眠学群的艺术传统,逐渐从格局上划出了以央

美、国美为中心的两大学派和体系。

       事实上细究进去,央美、浙美大抵是一个大系统中的两派分支,这个大系统就是

基于写实与现实主义为基点、为取向的学院艺术,其国、油、版、雕等画种没有根本

的距离,新中国的美术教育、创作成就和总体面貌基本上可以说是这个大系统作用的

结果。从这个角度来看20世纪中国百年美术的学派格局,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为中心

的绘画学派,我以为才是真正与中央美术学院的徐悲鸿学派、苏俄体系并峙而立且影

20世纪中国百年美术进程的另一个重要的学派体系。只是这个学派体系在意识形态

主导现实主义美术勃兴发展的新中国时期,其学派的外在形状和内在价值长时期被遮

蔽,这种认识是在今天不再以写实艺术和现实主义独大、尤其是学术研究环境正常以

后才清楚的事实,所以对以庞薰琹、张光宇、张仃为源头的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学群、

学派的学理认识、史料梳理和学术研究,现在应该是时候了。



      从体制上看,1956年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成立,当时中央美术学院、中央美术学院

华东分院(浙江美术学院)、清华大学的大部分装饰绘画人才、设计人才调集于此,

由此中国高等美术教育和美术创作有了一个以装饰绘画为体系的正式的单位建制,以

此为中心的人才集群和艺术特色都滋生于兹。

      然而,事实上这个集群乃至艺术系统在1930年代的上海漫画家群落中已经初步演

进成型,只不过那时这个依靠繁华的商业城市成长起来的漫画队伍,没有依托专业的

国立教育体制,其传承、影响靠的是张光宇的身教和浓厚的沙龙氛围,但张光宇的艺

术影响力、凝聚力和工作方法、艺术特色却是大部分传至后来成立的中央工艺学院,

加之新学院师资队伍的专业化,也共同构成了这个学派的重要内涵。

      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为中心的绘画学群,从一开始就与徐悲鸿的央美学群有根本

的区别,各自都有自己的艺术文脉和传承,各自都秉持着自己的艺术方法和特色。张

光宇在1930年代就已经以超群的漫画艺术影响全国,并形成一种独特的装饰绘画风

格,成为漫画界围聚、向往的大哥级人物。他的《民间情歌》《西游漫记》,以及他

那些画于抗战期间的水彩、速写、漫画,就是20世纪中国美术史中具有别样风格的经

典的绘画作品,这个文脉直通后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造型体系。

      张光宇时代的漫画帮有自己的生活方式、工作环境,以及艺术养分和资源。比如

张光宇和他的伙伴、徒弟们,大多没上过正式的美术学校,更没留过洋,从一开始进

入绘画就没有学院系统的那一套路数;而且是杂家入行,在实践中点子多、全武行,

没有门类禁忌,对民间社会里丰富的土老冒的艺术玩意儿喜欢得不得了……这些都与

当时留洋回来的学院画家完全不是一类人,也不是一个系统。1934年当墨西哥现代

画家珂弗罗皮斯来上海时,并没有引起学院艺术圈的教授们的注意,他们恐怕也无兴

趣跟这位老外打交道,倒是张光宇的漫画帮对珂弗罗皮斯热情有加,彼此交游,还逐

渐从其艺术中找到共鸣和养分,成就了自己的艺术。张光宇们大多都有在社会实践中

拼打出来的真本事,不学究、不迂腐,处处短兵相接,真刀实干;张光宇、叶浅予身

体力行,早练就了这种杂家通才的真功夫,伙伴、徒弟们的张乐平、胡考、张仃、丁

聪、黄永玉、黄苗子们无不是物以类聚,将这种传统发扬光大。

      新中国建立后,漫画帮分散各处,都进了国家单位,但这种学养、传统,后来

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诸多学人身上似乎有一种集体无意识的传承,总之是不约而同

地保留了下来了,经过几代人的演进,形成了一个强大的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绘画学

群和艺术体系。

      1949年以后,张光宇的漫画时代结束了,但他的装饰天才和大美术的通才本

事却大派用场了,从国徽设计,到各种会场、器物的装饰,再到书籍装帧、插图、连

环画、壁画、装饰画、编辑刊物、甚至题花、美术字,样样精通,尤其是动画片《大

闹天宫》的成功把张光宇的名字推至颠峰。再后来张仃的设计与绘画,袁运甫的

美术艺术实践和吴冠中的绘画……也把那些我们早已熟悉的能包容中央工艺美术学院

学派精华的诸如毕加索加城皇庙”“大美术”“形式美”“风筝不断线的审美思想、方法诠

释得淋漓尽致,加之改革开放后影响巨大、光芒四射的北京机场壁画,让我们又认识

1916年出身的祝大年和年轻的杜大恺(现在已是满头银发)。



      1949年中央美术学院成立前,徐先生对叶浅予出掌中国画系主任不满,将其改派

图案系主任,待到1950年央美成立实用艺术系,张仃出任主任,张光宇任教授,但整

个学院的重心还是在绘画系,图案系的受重视程度还是逊于绘画系的,那时的洋画家

们确实也轻视张光宇这一拨野路子的教员。所以这一段时期张光宇、张仃他们的艺术

热情大多用在了新中国诸多大型项目的建设上,在教学和创作上相对是处于苦闷期

的;直到1956年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成立,他们才找到属于自己发挥的专业平台和工

作环境,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艺术体系和学人群体也由此渐次成型。

      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学人群体中,庞薰琹当然是一个核心人物。他1925年留学法

国时报考的就是巴黎高等装饰美术学院,在入选当年巴黎万国博览会的作品也是装饰

绘画。虽然未考上这所学院,但他在叙利恩绘画研究所学习绘画过程中,却是一直没

放弃对装饰艺术的学习,加之巴黎装饰艺术运动和包豪斯学校的勃兴,给足了他置身

现代艺术大环境的习艺养分,也是从那时起,办一所中国的装饰美术学院的想法就初

露端倪了。所以他回国后办台蒙画会”“决澜社画展,以及开设计所,抗战期间深入

少数民族地区收集图案,编辑《中国图案集》,进中国博物院研究中国古代纹饰……

都成了他这个装饰梦的一部分,因为当时兴盛于法国的各种现代艺动动,以及艺术家

们的艺术实践无不跟渗透于社会中的各种先锋生活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如会展设计、

广告海报、舞台美术、家具设计等,并据此成为巴黎占据世界艺术高位的特色名片。

应该说对这一艺术态势透视的这层眼界在当时中国的艺术家中是少有人具备的。

      以庞薰琹的资历和他的想法,从他在中央美院华东分院期间就开始了中央工艺美

术学院的筹划。后来在人才引进、配给和办学方向上,他都为这个新学院贡献了重要

的专业智慧。祝大年就是他的老相识,也是他引进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雷圭元系专

业图案出身,与他同是留法学人,也是中央美院华东分院的同事,又一起在1963

调入北京中央美院实用美术系,再一起共事这个新学院……

      庞先生和夫人丘堤女士的作品,从1930年代起就以装饰之风映照了当时中国的现

代画坛,庞先生的《如此巴黎》《人生之哑迷》和一些海报设计,丘先生获首届

社奖的《花》,现在回看,总觉得与后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绘画风格、趣味是

那样的相通,仿佛彼此穿过时间遂道在一个共同的目标下相会了。

      同样有留洋背景,又不为当时的主流艺术所容,被放置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还有

卫天霖先生、吴冠中先生。卫先生、吴先生建国后辗转几处,最后落户中央工艺美术

学院。现在看来,时代的误会,保护了他们,起码不像他们的一些同辈那样为时风折

腰,画道改辙。所以个人不幸,却是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幸,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学

人群体中从1960年代开始有了这两位在中国现代艺术史上洁身自好、勇猛精进、纯

粹自如的绘画大师。


      1955年马克西莫夫应中国政府邀请,以中央美术学院为办学点来华执教,苏联

美术体系一时间风靡中国,徐悲鸿、吴作人带回来的欧洲系统与之合一,构建起一个影响全国的美术体系。然而在这种举国上下一盘棋的格局里,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这一边却是另一番绘画光景。他们也照常下乡下厂体验生活,画写生搞创作,但完全呈现一块与主流美术不同的艺术面貌。

      这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一个漫长的履历,有趣的艺踪,却长期没有引起学界的注意。现在我们一旦翻阅进去,即会惊讶地发现在那个艺术语言单一、视形式美感为怪物的年代里,竟有这么一批既表现了真实可感的现实生活,又那么出人意料的具有新致的艺术语言和形式美感的作品,而且这一类作品完全自成一体,已是一个大系统。

      从1950年代以降,我们可以从张仃、庞薰琹、吴冠中、袁运甫、祝大年、常沙娜、乔十光、杜大恺、刘巨德、钟蜀珩等,以及丁绍光、蒋铁峰、刘绍荟等人的作品里,串联成一个以装饰绘画为基础的艺术谱系和学人群体,事实上央美的叶浅予、周令钊、黄永玉,出版界的丁聪我以为都可归入这个学人谱系。他们的造型方法和趣味显然不来自于西画、国画常态里的那些新老系统,倒是在中国大量的民间艺术、中国传统图案以及包括墨西哥艺术在内的域外现代艺术中淘取营养和宝贝,在正统美术一边倒的环境下拓展出一个新综合的绘事体系。

      他们画水墨,就完全有别于正统的专业的水墨系统,一派别样的墨彩气象;他们画油画、水粉、水彩,竟是那样清新雅致,让人观后如饮甘泉;他们画线描写生,一反常态的热爱细节,却驾驭得体、舒适好看;他们画壁画、漆画、插图、黑白画更是独具格调、行家里手、充满趣味……

      这个庞大的系统,我们长时期里对它的价值认知、归纳、提炼远远不够,更上升不到体系高度来定位和研究。张仃、袁运甫过去都借纪念张光宇的时候表达过对这个体系认识和研究的紧迫性,现在看来初步效果是达到了,筹办袁运甫暨清华美术学群绘画展就是这种认知的一个阶段,加之前些时候张光宇、袁运甫、杜大恺的大型个展推及社会,都有助对这个体系轮廓和内涵的廓清与描述。联系到当下公共艺术的危机、新文化消费的走势,这个宝库,这个学群体系太值得我们去赏阅和研究了。


刘新,著名批评家、编辑、画家、策展人,主要研究方向:视觉文化研究、美术史、艺术学、美术批评与方法研究等。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广西美术家协会理论艺委会主任。1997年至今广西美术出版社总编办、编辑室主任。

袁运甫暨“清华美术学群”作品邀请展


参展艺术家:

袁运甫:袁运甫 1933年生于江苏南通。画家教育家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装饰艺术研究所所长。1949年就读于杭州国立艺术专科学校,1954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壁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

杜大恺:山东黄县人,擅长壁画、装饰画,1943年8月8日生于河南叶县,祖籍山东黄县,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市美术家协会副主席,中央工艺美术学院教授,1978年10月考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师从祝大年袁运甫先生,攻读装饰绘画,1980年10月研究生毕业并留校任教至今,主要作品有:重彩壁画——《屈原·九歌》(1980年)重彩壁画——《悠悠五千年》(1983年)高温无光釉陶板壁画——《理想·意志·追求》。  

王怀庆:1944年出生于北京,就读中央工艺美术学院,1969年获学士学位,1981年获硕士学位。1987-1988年美国OCU大学访问学者。现为北京画院一级画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油画学会理事。  

王明旨:1944年出生于辽宁,擅长油画、工艺美术。1962年毕业于北京市工艺美术学校装潢设计专业1969年毕业于北京市工艺美术学院工业美术专业,1980年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工业美术系研究生班,1982年入日本国筑波大学艺术系进修。历任广西工艺美术研究所干部、中央工艺美术学院工业设计系副主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院长。 
刘巨德: 1946年出生于内蒙古乌兰察布盟。原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现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教授、博士生导师、学术委员会主席、清华大学吴冠中艺术研究中心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北京市美术家协会理事,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


钟蜀珩:1946年出生于辽宁,女。擅长油画、水彩画。1965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附中,同年考取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潢系。毕业后在昆明师范学院任教。现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 
王玉良: 1949年生于山东烟台。1978年作为首届研究生考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从学于庞薰琹教授与袁运甫教授。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先后为讲师、副教授、教授。学院与清华大学合并后,曾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第一工作室(中国画)博士研究生指导组导师、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画学会理事,庞薰琹艺术研究会副主任,清华大学张仃艺术研究会委员。清华大学吴冠中艺术研究会学术委员会委员。 
王铁牛 :1978年在沈阳军区话剧团从事舞台美术工作,1984年在解放军艺术学院美术系学习,毕业于俄罗斯列宾美术学院梅里尼柯夫工作室。1989年调入辽宁教育学院艺术系任讲师,1993年调入鲁迅美术 学院任副教授。现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硕士生导师。 
戴顺智:1952年生于北京密云;1973年在密云县化馆学习绘画1974年入中央美术学院学习;1978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1988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国画系研究生班,获硕士学位。现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陈丹青:1953年生于上海。当代最具影响力艺术家、作家、文艺评论家、学者。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1970—1978年辗转赣南、苏北农村插队落户,其间自习绘画,是当时颇有名气的知青画家1980年以《西藏组画》轰动中外艺术界,成为颠覆教化模式,并向欧洲溯源的发轫,被公认为具有划时代意义的经典之作。绘画之余,出版文学著作十余部。陈丹青无论画风与文风,都具有一种优雅而朴素;睿智而率真的气质,洋溢着独特的人格魅力。 
唐薇:1953年出生,19821月毕业于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现为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装饰艺术系装饰绘画专业教师,从事教学、艺术创作和张光宇艺术研究。 
王洪亮:1953年出生于山东诸城,擅长油画。1982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雕塑系,1985年入鲁迅美院雕塑系城市雕塑研究生班,毕业后留校任教。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孙玉敏:1954年生于吉林四平。1977年考入鲁迅美术学院中国画系。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辽宁中国画研究会理事,辽宁画院专职画家,国家二级美术师(副教授)。

代大权:1954年生于北京清华大学美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绘画系副主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术委员会委员、全国版画家协会理事、中国美术家协会版画艺委会副主任、中国国家画院版画院副院长、中国画院版画院研究员。

林乐成: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授,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纤维艺术委员会会长,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评审委员,中国设计贡献成就奖得主。

卢新华:1954年生于陕西宁陕。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副院长,教授。教育部全国高等教育自学考指导委员会艺术类专业委员会秘书长,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王培波 1978年考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装饰艺术系装饰雕塑专业。1982年毕业,获学士学位,同年留校任教。1994年赴法国巴黎国际艺术城学习。曾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工艺美术系主任,清华大学美术学院雕塑系主任,2002年任北京市工艺美术学会常务理事 2003年任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玻璃艺术专业委员会会长。 
林晓:1972年高中毕业入江苏南通市工艺美术研究所学习传统绘画;1978年考入中央工艺美术学院2003年调入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研究所,副研究员,从事绘画与绘画理论研究;2005年调入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绘画系,教授绘画与绘画理论;2007年调入中国科技防卫学院任教至今。

郗海飞:1982年毕业后获学士学位。1988年复入该系,师从中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