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新闻资讯|“走进圣彼得堡——列宾美院新生代画家艺术展”在津开展
“走进圣彼得堡——列宾美院新生代画家艺术展”在津开展
列宾美院油画艺术展——让艺术洒满每个角落
by: 时代美术
摘要: 圣彼得堡列宾И.Е美术、雕塑、建筑学院的参展艺术家是列宾美院历届优秀的毕业生。他们在传统油画的基础上,又融入了艺术家独特个性的细腻色彩与艺术表现方式。衷心预祝俄罗斯青年艺术家的此次中国画展成功举办,在未来的艺术道路上走得更远,把自己的独特艺术带到世界各地。 ——列宾美术学院副院长别西柯夫教授



瓦拉德琴科 A.A. 
《明快的早晨》





  展览,莫以“年龄”做标尺


  近些年,中俄两国之间的文化艺术交流越发密切。油画,作为增强两国之间交流

的一个纽带,也发挥了不容小觑的软实力。


  8月20日,一场别开生面的“走进圣彼得堡——列宾美院新生代画家艺术展”于天

西洋美术馆向公众开放。此次艺术展的作品全部来自列宾美术学院的在读博士,

包括风景、人物、静物等内容。


  “展览重点放在卡萨里科娃 E.B.、谢加林·谢尔盖、瓦拉德琴科 A.A.、米拉什尼

B.A.等俄罗斯新生代艺术家上,是想展现80后艺术家的一些特质。这批作品传

承了俄罗斯古典学院派风格,在传统且具有代表性的‘苏联时期绘画’基础上,注入了

现当代中青年艺术家的思想理念,是新兴俄罗斯绘画的优秀代表。”2006年9月赴俄

留学,曹政就读于圣彼得堡列宾美术学院,历经两载,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俄罗斯国

立师范大学。由于在校期间表现优秀,获得硕博连读机会。2013年初,凭借丰富的

社会阅历及资金累积,曹政组建了欧亚国际文化艺术责任有限公司、圣彼得堡中俄

艺术家写生基地以及俄罗斯华人华侨美术家协会。在他看来俄罗斯不仅只有老一辈

艺术家能把画画好,青年画家们也能发挥出他们身上独有的潜质。“他们都有世代画

家的出身背景,父辈都是已经具有大师级别的艺术家,从六七岁就开始学习最传统

纯正的技法。十几年的时间,他们创作出的作品可以说是日臻成熟的。”


  2013年,天津西洋美术馆馆长李响出访白俄罗斯期间,机缘巧合之下结识了曹

政。经过一番深入探讨,两人发觉对方都致力于推动国内外艺术的发展。想法一拍

合,随即就进入了紧锣密鼓的筹备阶段。“前后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虽然中俄文

交流日渐频繁,但只要涉及艺术品的出关、报关就相当费劲、繁琐。”这是最令曹

头疼的一件事。但他也庆幸,能将俄罗斯的作品带到中国,这样的契机少之又少,

这种缘分应当珍惜。


  实际上,俄罗斯油画在天津无论认知度还是受众度都仅限于艺术圈内,曹政坦

言,这是因为天津没有出现让大众有机会接触它的平台。“艺术源于生活,也源于人

民。作品创作出来,必然要有可以接受的群体。中俄文化交流虽然仅有二十年,但

实际上艺术交流早在上世纪50年代初马克西莫夫来中国教学就已见端倪。未来,中

俄这种形式的艺术交流会越来越多。”


  谈及展览想要呈现以及达到的效果,曹政笑着答道,“主要是让大众深入地了解

俄罗斯青年艺术家的一种状态,也是与国内的青年艺术家做个对比。国内很少引进

30岁左右俄罗斯艺术家的作品,因为很多人从心底就认定大师级艺术家的作品肯定

更好。其实并不完全是这样。以艺术家的年龄作为标尺去衡量作品不太公平,应当

让作品本身‘说话’。只有作品才是反映艺术家实力最权威的凭证。



瓦拉德琴科 A.A. 《夏日傍晚》




  艺术,需要慢慢渗入


  坐落于解放北路与赤峰道交口的天津西洋美术馆,保留了百年历史的法国风貌建

筑,有着超过600平方米的展厅。在这里,领略国际艺术之美成为高雅之事。李响介

绍了天津西洋美术馆成立的几点缘由:最早,李叔同作为先驱引进了西洋美术,天津

是西方艺术引进的首站,理论上也应该有一个对内对外输出的美术馆。另外,天津西

洋美术馆的前身是原法国东方汇理银行,散发出了浓郁的艺术气息。那时,天津仅有

学校内的一家美术学院美术馆。所以,经过多方研究讨论,决定创办天津西洋美术

馆,加强省际以及国际间的艺术交流与合作。


  从2004年6月创办之初,天津西洋美术馆举办过多场不同风格、不同形式的国际

性展览。比如“聚焦可爱的白俄罗斯和其他国家——中国前驻白俄罗斯大使于振起摄影

展”“德国PARADOX艺术团体作品展”“朴实浓郁优美——朝鲜现实主义油画展”等。同时

也举办过一些高规格的国内展览活动,其中“全国首届著名美术学博导、博士生书画大

展”“运河的记忆——邓家驹画展”分别荣获文化部中国现当代艺术重点推广项目表彰。

李响告诉新金融记者,让艺术走出国门,将天津的书画家带动起来,是美术馆成立的

初衷。


  2007年,天津西洋美术馆曾推出一场有关“列宾美术学院师生”的展览,整体反响

不错。李响认为,天津地区要慢慢渗入,让藏家一点点去了解、感知,一步步地将国

内外艺术向前推进。2013年,李响率领代表团拜访了白俄罗斯国家美术博物馆,就共

同组织文化交流活动及学术研究项目等签署了合作协议。李响说,“这是对西洋美术馆

的一种认可。”下一步,李响的工作重点是去东盟的印度尼西亚,将天津的书画艺术更

大范围在国际上传播开来。



安妮基娜·安娜 《少女》




  教育,扎实而灵活


  列宾美术学院,紧临美丽的涅瓦河,距今已有两百多年历史。它是俄罗斯美术教

育的最高学府,培养出了许多世界知名的美术家,排在世界四大美院的第二位,但其

专业却可拔头筹。


  建校之初,列宾美术学院一直传承着造型艺术,它是仅存的沿袭传统艺术教学体

制的几所院校之一,吸引了很多国外的留学生在此虚心受教。曹政坦言,对艺术的认

知不应流于表面,所谓“画龙画虎难画骨”,美院的学生基本都是从骨骼开始领悟,自

内而外去揣摩。不仅如此,列宾美术学院还保留了一个非常传统的教学特色——解剖

课。“这是世界上最难学的一门课,介于医学解剖之间,也是最难结业的一门课程,

但它可以让学生亲身感受解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曹政说。


  从踏入列宾美术学院开始,曹政就能感受到那强大气场所带来的压抑和沉寂。在

他心中,列宾美术学院是神圣的,每个学子都对艺术怀有一颗敬畏之心。学生每天的

行程除了画画,便是创作,周而复始。对于学生的基本功,列宾美术学院的教学模式

虽近乎苛刻却又多元化。比如进入大一开始,学生就要每天对着石膏像画至少一年的

时间,以求稳扎稳打。但另一方面,导师又非常注重学生的自由创作。不管画哪种题

材,都不会限制学生的思想,让他们自己去反复推敲。


  以前,俄罗斯大师级的作品大多是由国家馆藏,所以俄罗斯博物馆收藏了许多老

一辈俄罗斯艺术家的珍贵作品。2012年去世的俄罗斯现实主义油画大师梅尔尼科夫平

生的艺术作品几乎全都被博物馆收藏。在俄罗斯学习生活了八年,曹政形成了以自己

的审美选择作品的习惯。“吸取知识最快的地方就是博物馆。艺术没有好与不好,只

有喜欢与不喜欢。大师的杰作能够让我零距离地去触碰、感知艺术品的颜色、构图、

创作过程等,这都是非常棒的。”博物馆以学术为主流。作为艺术输出之地,它更能

激起曹政内心翻腾的艺术火苗。



米拉什尼科夫 B.A. 《池塘》




  创作,莫被市场所牵绊


  “组建圣彼得堡中俄艺术家写生基地,是因为很多人误认为从俄罗斯带回的作品

就是行画——照片。”曹政向新金融记者解释,俄罗斯的确有一个天然的生存环境让

你投入全部激情去大胆创作。“俄罗斯的自然风光能震慑你的心灵,天空、植被、建

筑、风土人情等异彩纷呈的风景筑起了现代俄罗斯的拼图。俄罗斯的艺术家能把天

画得那么蓝、夕阳画得那么红,因为颜色就真实地摆在那儿。”


  曹政看过一篇文章,谈到俄罗斯油画现在属于艺术市场的一个混乱期,对此他也

深有感触。“艺术作品讲究的是专业性,应该尽可能地传播学术上的语言,而不能总

被市场所牵绊。从藏家来说,应提升对艺术的敏锐度,只有积累之后才能欣赏更高层

面的东西。


  从国际拍卖市场看,俄罗斯油画相对平稳。2013年,伦敦邦瀚斯拍卖行的俄罗斯

艺术专场成交总额达1238.467万英镑。今年四家伦敦拍卖大行通过俄罗斯艺术又创

了6400万英镑的新纪录。曹政认为,俄罗斯油画的发展还是良性的。从国内看,

俄罗斯油画从上拍开始,一些文化公司或者知名画廊就确保了作品的真实性等,但是

中国的艺术市场毕竟很大,也会出现负面的效仿,藏家出手购买画作一定要确保作品

的真实性。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