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艺术家|塔基阳娜•卡普斯金娜
塔基阳娜•卡普斯金娜
——挚爱的动物世界
俄罗斯文化有着欣赏和歌颂大自然的深厚而悠久的传统。崇拜万物之源的自然界的力量与优美,描述它们的形象和灵魂成为二十世纪俄罗斯动物画家的艺术主旋律。 塔基阳娜·帕勒菲莉叶弗娜·卡普斯金娜(出生于1935年)是圣彼得堡版画界拥有特殊地位的杰出动物画家、儿童书籍插画家、水彩画家、版画大师。

193

1935——出生于列宁格勒市。

1941——德军围攻列宁格勒时离开此地。

1955——毕业于苏联艺术科学院附属鲍里斯·弗拉基米洛维奇·伊奥甘松中等艺术学校,并获得银质纪念章。

1961——毕业于伊利亚·耶菲莫维奇·列宾绘画、雕塑和建筑学院版画系。

2013——因个人贡献和顶尖作品创作被圣彼得堡艺术家联盟授予“俄罗斯联邦功勋艺术家”称号。

1959——在俄罗斯和乌克兰最大的出版社担任艺术插画家。

1971——参加列宁格勒(圣彼得堡)全俄和国际展览。

 


 

俄罗斯文化有着欣赏和歌颂大自然的深厚而悠久的传统。崇拜万物之源的自然界的力量与优美,描述它们的形象和灵魂成为二十世纪俄罗斯动物画家的艺术主旋律。

塔基阳娜·帕勒菲莉叶弗娜·卡普斯金娜(出生于1935年)是圣彼得堡版画界拥有特殊地位的杰出动物画家、儿童书籍插画家、水彩画家、版画大师。

塔基阳娜·帕勒菲莉叶弗娜是一个幸福的人,从小就能励志,并能一生从事自己喜爱的事业。卡普斯金娜热爱所有陆上跑的、水里游的、地上爬的、空中飞的鸟兽鱼虫,也酷爱旅游。

她十岁的时候,一次女朋友问她:“你最爱谁?”丹娘(塔基阳娜·帕勒菲莉叶弗娜)立刻回答:“马和狗。”她的朋友很惊讶地说:“哦?而我最爱的可是我的爸爸妈妈。” 60多年后再次提起这事时,女画家回忆到,当发现因为自己不经意的一句话而伤害了自己最敬爱和亲爱的人时,她的脸红了。但说出了对小动物真挚的爱却成了她一生的誓言。她为了能画到松鼠,她爬上松树;为了能看到熊,经常带着面包干和果酱深入丛林,听着噼里啪啦的树枝声和咆哮声而拼命地奔跑。

她毫不犹豫地踏上艺术家之路,带着背包和文件夹走向最遥远的地方。还是在苏联艺术科学院附属中等艺术学校学习的时候,她就开始了自己的旅途生涯(1947–1955年,库尔斯克州,列宁格勒尤克基镇);在列宁格勒伊利亚·耶菲莫维奇·列宾绘画、雕塑和建筑学院版画系学习时,她开始外光画的创作(1955–1961年,兹拉托乌斯特,布列斯特,基辅)。女画家的探险旅程包括和考古学家一起去了阿斯特拉罕草原(1962年)以及卡尔梅克共和国(1963年);和动物学家去了帕米尔(1966年);和民族学者再去了阿穆尔(1983年)。探险队领导高度评价了她的素描和地图的精确性并被她的作品所折服。

从佩特罗帕夫洛夫斯克·卡姆恰茨基(1972年)到普斯科夫(1978年),塔基阳娜·卡普斯金娜走遍了整个俄罗斯,也走遍了半个世界。对她来说旅行既不是娱乐,也不是休息,而是不断地工作,不断地绘画创作:她处处留下随笔,并研究、创作自己喜爱的动物素描和草图。

在大自然中作画是艺术家的创作信念,因此她的作品更具真实性。她捕捉典型的动作和有趣的行为举止结合来自大自然的现场即时速写,“抓捕瞬间印象”。卡普斯金娜的生活方式就是到远或近的地方旅行,去森林远足,远征狩猎,用手中的画笔直接而真实地接触大自然,接触大自然的居民。

塔基阳娜·卡普斯金娜令人难忘的作品是为纪念著名的苏联女演员和歌手,在双甲板游轮半年的航行过程中创作的《柳博维·奥勒洛娃》(199910–20002月)。长期而遥远的航行始于俄罗斯南部的黑海采梅斯湾,穿过地中海,横渡大西洋,沿南美海岸进入火地岛。旅行的高潮部分是穿越南极圈和在南极洲的航行。这些好奇的企鹅毫不畏惧接近人类。在船上的艺术家仿佛置身于自己的工作室,因为她的水彩画装饰了客舱、餐厅和大厅的墙壁(《西部开发》、《泛舟河上》、《非洲探险》等等,于1999年完成)。

为了近距离观察自然栖息地的动物,塔基阳娜·卡普斯金娜来到了自然保护区。在新阿斯卡尼亚卡普斯金娜近距离观察并用画笔记录下了野生动物和鸟类,其作品包括:《角马》、《雷马》、《野牛》、《野山羊》、《锦鸡》、《鹤》(全部于1973年完成)。在塔吉克斯坦布哈拉自然保护区(1980年),卡普斯金娜在牧场上放置了一张折叠椅,津津有味地画起家养牦牛和绵羊。塔基阳娜·卡普斯金娜回忆道,在这种情况下,确实不能保证好奇的牦牛用湿乎乎的鼻子闻新鲜的图画,然后再嚼一嚼。在指挥官群岛,画家在距海狗栖息地2米高的木板过道上作画,透过木板缝观察凶猛的雄海狗、雌海狗和不安分的幼兽。

自然的力量没有吓倒塔基阳娜·卡普斯金娜,相反却激发了她的灵感,使她领悟了大自然的能量与力量。

旅行和探险创作的很多作品都作为独立的作品展出,其他的实物材料用于自画石版画,有《新阿斯卡尼亚自然保护区》(1978年)、《西伯利亚北极犬》(1981年)、《小鹿》(1982年)、《自然保护区,野驴和斑马》(1976年)、《狐猴》(1987年)等等。按照列宁格勒版画学校传统,直接画到石头上后,艺术家应亲自完成石板印刷,因此她的作品是自画石版画。直接在石印石上做动物素描,让她只能使用最低限度的方式、丰富的表现手法、多样的线条和色调达到艺术的展现和描绘:色调、笔线和石头粒状表面形成蓬松的毛皮质感,在纤细的绒毛部分色调被放大,例如爪子和嘴脸耳尖部分(《兔子》1976年)。

塔基阳娜·卡普斯金娜的使命就是把对数百万大自然动物的爱做成儿童图书插画。二十世纪中叶是儿童图书和大自然类抒情、人文和爱国文学的繁荣时期。同时苏联首次在莫斯科、列宁格勒、基辅向全世界发行了第一本国家读物《儿童文学》。这是一本专门为儿童而出版的读物。迄今为止塔基阳娜·卡普斯金娜共发行136种儿童图书,发行量达百万册。每本书中都印着融入了艺术家精神温暖的手工插图,成为在当今这个合成照片和计算机图形的时代中真正的宝藏。

卡普斯金娜久久不能放下手中的那本儿童作家根纳季·亚科夫列维奇·斯涅吉廖夫所著的附有卡普斯金娜水彩插画的《关于鸟类》(莫斯科,1985年)的书。书的封面上有一只仿佛要展翅翱翔的大眼雕望着读者。打开后看到的是叽叽喳喳的六只山雀,它们形态各异,各不相同。精美的鸟类图像体现了卡普斯金娜的工艺水彩画的高超技艺。她笔下的色彩时而软软散开,时而外形整齐,清新而融洽。用写生画笔画出的鸟类羽毛,显现出严肃、愉快、精明或者轻率的性情,充满了森林的气息。读者看到了漂亮的啄木鸟,努力啄着老树,仿佛又听见乌鸦对话。

在自由组图、对动物和鸟类的精湛描绘等……这些轻盈的素描里都渗透着画家对田野和森林、冻原和原始森林、河流和海洋、高山和沙漠居民的多年热爱、细心观察和描绘。卡普斯金娜画出了活生生的、有着明显个性的、优美的自然姿态,即使它们有时是那么的难以捕捉,转瞬即逝。野兽形象总是那么的精准、不教条、设计化、艺术化,有时是想象出的,但也是符合实际的。因此你才会相信画中情态,毫不怀疑它的真实性。

卡普斯金娜外光画作品的特点是自发性和清新感,对鸟兽的动作捕捉,对它们的情绪的转述。插图的布局多种多样,经常用于扉页和有机地连接正文。

画家喜欢画大自然中真实存在的形象。当艺术家开始用水彩填充,或者使用水彩压印,又或者用各种树叶做石印颜料时,自然材料就成了装饰底色(《小狗和麻雀》1976年;《鸡雏》1992年;《小猫头鹰》2012年)。

在观察动物习性的那些年里,她熟练掌握了各种生物形象:情绪激昂的讲述完自己最爱后,她能惟妙惟肖地模仿温柔的老虎步态,或者动物幼崽爪子动作——像个旋转到快结束时的陀螺似的想要抓自己的尾巴。

卡普斯金娜的天赋归结为她对大自然不可思议的爱成就了他的创作事业。看过展览再细细品味书中的插画,你会感到画家的作品如何散发出爱的光芒并呈现给我们的是塔基阳娜·波勒菲丽叶弗娜的明亮的精神世界。她真诚而慷慨地分享自己的旅行感想,唤醒青年读者及其父母去关怀亲人、关心兄弟姐妹和用心对待我们的周围世界。

无论是自然水彩画、画架篇,还是石印品、插画或是素描,塔基阳娜·波勒菲丽叶弗娜的作品都散发着对所有生物永恒而柔弱的美,体现着个人主张、细心观察、热情狂喜、母亲般的温暖以及善意的幽默与关切。卡普斯金娜作为大自然的真正赞美者,带着动物画家高尚的仁爱之心,她的每个作品都深深刻着这种对生命的感受并反映到了动物形态中。为了下一代能亲眼看见形形色色的动物世界,而不只是在画中,她用内心去温暖他人。保护自己的亲人和身边的人、保护动物、保护整个动物自然界是我们每个人的责任。